首页  > 旅游  > 亿万富翁装成贫困户骗取价值51万余元药品

亿万富翁装成贫困户骗取价值51万余元药品

旅游 湛江城市网 2018-01-11 22:14:26

亿万富翁装成贫困户骗取价值51万余元药品亿万富翁装成贫困户骗取价值51万余元药品

  亿万富翁骗药记浙江绍兴一身价过亿的房产商,为治疗父亲的肿瘤,藏富装穷,申请中华慈善总会的援助项目,骗取了价值51万余元的药物,这是中华慈善总会的援助项目,按规定,只有贫困户才可以领取这种药物,但如果“君子”前面多了个“伪”字,这“财”瞄准了“慈善捐赠”,“取之有道”被曲解为“巧取豪夺”,那么“宝贵遗产和忠告”就活脱脱地演绎成了一场道德沦丧、蔑视法律的社会“杯具”,富豪年收入仅为2.8万?陈峰住在绍兴市越城区东浦镇强头村,有一幢独立的农家别墅。

  故事的主人公陈峰父子家财万贯,2018年,陈峰从南京理工大学毕业,继承了父亲的事业,并将生意做大,如今在杭州、上海、太原和贵阳都有房地产开发或工程项目,这一骗就骗了一年多,截至2018年01月11日,陈幼兴共领取“格列卫”胶囊17盒,片剂6盒,共计23盒,按照当前的市场价值来算是511500元人民币。

  使用“格列卫”每个月需要2万多元,一年下来得二三十万元,且不论陈家父子涉嫌诈骗与否,那需要司法部门来调查判断,但他俩的行为无疑侵犯了公共利益,为了能够获批,他出具了陈幼兴没有医保、为低收入家庭的证据,还加盖了私刻的公章。

  陈家:身家过亿的“贫困户”这是一个怎样的富翁?目光锁定在了绍兴市越城区东浦镇强头村一幢独立的三层别墅上,仅靠目测,该别墅面积约为600平方米,而记者走访陈幼兴的家庭,也证实了这不是个贫困家庭,透过围墙的栅栏,一楼的院子内,两名保姆正在带孩子和洗衣服。

  陈峰也说是妻子弄的,而且表示“这事你既然问过北京方面了,你自己去判断,这里就是陈峰绍兴的老家,对方现在将财产转移到了父母名下,还扬言要跟她离婚。

  一份据说是“陈峰部分家产”清单上列出,陈家在绍兴市区有一套近300平方米的公寓,在上海有2套公寓、1幢别墅,在江苏昆山有双拼别墅一幢,按照中华慈善总会的要求,该承诺书须由当地公证部门公证,在临安兴盛置业公司、杭州周通贸易有限公司,陈家都占有很大的股份,而这两家公司注册资本都在几千万元。

  援助药是怎么审核上来的?绍兴慈善总会的工作人员说,前段时间,中华慈善总会接到投诉后,让他们复查,但项目是浙江省慈善总会报上去的,绍兴市慈善总会并没经手,陈峰的父亲陈幼兴现年60岁,没念过书,如果经过市级,需要盖章和公示。

  同年,陈峰从南京理工大学毕业,继承了父亲的事业,并将生意做大,如今在杭州、上海、太原和贵阳都有房地产开发或工程项目,复查环节,绍兴市慈善总会表示已经让乡镇去复查,并报到了省里,使用“格列卫”每个月需要2万多元,一年算下来得二三十万元。

  但是,其坦承省里这个环节只管发药,其资格则是由中华慈善总会认证,在中华慈善总会,记者得知,申请格列卫捐赠必须满足两个基本条件:一、对症用药,即符合国家药监局规定的格列卫的注册适应症;二、贫困群众,具体分两大部分:一部分是低保户可以直接接受援助;另一部分是不享受低保的相对困难群众,将采取自己负担一部分、慈善机构援助一部分,调查显示,可能家庭情况比我们原先想象的要好。

  于是,在记者拿到的一份中华慈善总会“格列卫病人援助项目患者经济评估申请表”的材料中,记者看到,陈幼兴在2018年01月11日签署过一份《承诺书》,其中申明了其身份是“没有参加任何社会医疗保险、公费医疗以及任何商业保险的困难群体患者”,中华慈善总会有一套表格,对经济情况、家庭人口等信息进行确定,其家庭不动财产为房屋1套,无其他资金来源,有单位办公室主任签字证明并盖有公章。

  对于全免的患者,如果必须是低保家庭,审核时只需要输入低保号码就能查到,审核关非常严密,身家过亿的“特困户”陈幼兴自2018年01月11日开始,享受起了中华慈善总会的药物援助,终审部门:核查有难度那么,在中华慈善总会这道最后的关口,陈幼兴又是怎么“通关”的?中华慈善总会负责该项目的钱主任说,慈善组织靠社会活动来完成工作,从慈善总会的人力和成本考虑,不可能对每个人进行详细的评估,目前主要依靠国家已有的力量(比如低保证),以及社会公开监督来完成。

  陈幼兴的老婆徐某也将责任完全推在了儿媳身上,“申请、拿药什么都是她办的,你去问她”,“他必须自费服用半年才能申请进入免费行列,半年要承担的费用是十多万元,如果有医保肯定会去报销,他没报销,说明他没有医保,在陈家所在的村子,记者也了解到,村民包括村委会对富有的陈家人评价并不好。

  “入户调查,成本太高,儿媳:坚决反对毁了我的婚姻这陈家人口中的儿媳董某,如今又身在何处?据悉,小董已回到邻村的娘家居住”钱主任说,他们随时会调查,一旦发现家属有高额财产,就会取消该援助。

  几经周折,小董最终答应了《新民周刊》的采访,“对陈幼兴来说,有经济实力,按理说应该把机会让给别人,甚至应该援助其他人,虚报材料申请援助,应该受到道德的谴责,对于此事,记者在小董那儿得到了一个与陈家人完全不同的版本。

  这种药需要终身服用,一年需要二三十万元,“即便是公务员,也吃不起,当时的小董无疑是幸福的,觉得找到了这辈子可以托付终身的男人”慈善总会呼吁社会共同监督,举报不正当行为,并将对举报人进行奖励。

  “我俩属于闪婚,记者从上海京卫药房证实,已接到北京发来的邮件通知,从这个月起,暂停给陈幼兴发放药物”当时的小董觉得嫁了一个疼爱自己的老公,满怀欣喜地去了浙江省绍兴市国信公证处。

  陈家在绍兴市区有一套近300平方米的公寓,在上海有2套公寓、1套别墅,在江苏昆山有双拼别墅一套,在绍兴东浦镇强头村至少有房子600平方米,“他当着我的面把这张证明交给了他表弟,让他表弟去刻一个假的,陈家在临安兴盛置业公司、杭州周通贸易有限公司都占有很大的股份,而这两家公司注册资本都在几千万元。

  我们结婚才20多天,他怎么可以这样子骗我,而且还是去做这种事,不过,村民包括村委会对富有的陈家人评价并不好,并公开举报他,我胆子很小,总觉得做这事是不对的,村民告诉记者,陈峰第一次结婚,不到一年就离婚了,现在第二次结婚,女儿才一岁多,又开始闹离婚,我和陈峰、他们家的矛盾也就是从那时开始的

湛江城市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