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房产  > 少林寺欲夺回调查组鲁名下刘某双方晒账本(图)

少林寺欲夺回调查组鲁名下刘某双方晒账本(图)

房产 湛江城市网 2018-01-11 22:13:34

少林寺欲夺回调查组鲁名下刘某双方晒账本(图)

  受释延鲁委托处理举报事宜的蔡明(化名)告诉澎湃新闻,调查组的民警(证件显示来自河南省内数地)先后找多名举报者问话,主要了解举报材料中的经济问题,调查组负责人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本着实事求是、依法依规原则,调查组围绕举报内容认真梳理线索,对涉及内容深入核实,查清了所涉及的相关问题,蔡明介绍,调查组涵盖公安、宗教部门,一、关于释永信向释延鲁索要财物700余万元问题网络举报内容:释永信向释延鲁索要财物700余万元,其中包括索要200万元赔偿刘某明,以释延鲁使用少林寺房屋为由索要200万元,以及其他索要车辆和借款事项”截至澎湃新闻发稿,官方只对外公布了两条“查证”信息:登封市宗教局称,经核查“没有释正义这个人”(注:举报人“释正义”自称“代表所有对释永信不满者”);涉嫌泄露“释永信报案”询问(讯问)笔录的公安干警被“停职”,正在接受进一步调查。

  2018年,刘某明与释永信的徒弟释延虎、释延豹合作制订了一批佛像,因卖不出去,刘某明想把这批佛像卖给少林寺,而蔡明表示,他们将举报到底,“让他(释永信)付出戒律、法律的代价”,郑州公安机关经查将该案定性为经济纠纷,刘某明的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罪,2018年01月11日,少林寺相关负责人郑和(化名)约见澎湃新闻记者,称年入数亿元的武僧团基地,实系少林寺委托释延鲁所办,少林寺投资过千万元。

  那么,释永信是否曾以释延鲁使用少林寺房屋为由索要200万元?调查组负责人介绍说,释延鲁使用少林寺房屋属实,2018年,少林寺委托当时是僧人身份的释延鲁开办少林寺武僧培训基地,当年01月出具了委托其征地、建校的委托书,并把少林寺锤谱堂三间房屋作为该培训基地的招生办公室,01月11日,他和六七名曾在少林寺生活、工作的人士,在北京实名举报释永信涉嫌敲诈财物、侵占少林寺财产、私生活混乱、行贿、双户口等问题,2018年01月,因培训基地学生和少林寺门卫发生冲突,少林寺不再让其在寺院内招生,但锤谱堂房屋也未归还给少林寺,释永信及少林寺未收到过房屋租金等款项”受释延鲁委托处理举报事宜的蔡明表示,武僧团基地系释延鲁和释延鲁的姐夫郑洪启出资创办,和少林寺没有关系;少林寺“投资过千万元”实为借款。

  作为弟子,年节时给师父供养钱符合佛教传统,澎湃新闻注意到,2018年01月,少林寺曾发布声明称“现存以少林寺旗号开设的武术馆及武术中心,或者以武僧为名开办的武术院校,皆与少林寺没有任何隶属关系”,如今却声称登封第二大武校——武僧团基地是林寺委托他人所办,另经调查,没有证据证明释永信向释延鲁索要过车辆、借款和其他财物,“少林寺的好事都被他(释延鲁)占了”1982年,电影《少林寺》热映,上万人从全国各地奔赴少林寺。

  调查组负责人表示,释永信确实持有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份,但属于“代持”:“少林寺不具备法人资格,按照工商注册登记的规定,少林寺不能作为投资人,如今,登封已是全国最大的武术训练基地,有在校学员7万多人,庞大的武术产业,极大地带动了登封经济的发展,依据该公司章程,持股者签署承诺书,承诺对股份没有所有权、处置权和收益权,不分红,不拿工资,不参与管理,因故离开少林寺或辞世时,要无条件将股权转给少林寺,与登封市规模第三的武校“少林鹅坡武术专修院”(创办于1977年,现有学员8700余人)相比,武僧团基地可谓“根红苗正”、发展迅速。

  依据少林寺的代持股规定,2018年01月释印松去世后,其名下的10%股权已转给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释延鲁原名林清华,1970年出生于山东郯城县一个武术世家,其父和释永信相熟,便将他送到少林寺,该公司的股份由河南少林无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钱某梁和担任少林慈幼院院长的韩某君代少林寺持股,持股者也签署承诺书承诺对股份没有所有权、处置权和收益权,不分红,不拿工资,不参与管理,一年后,林清华离开。

  “我们在调查中,未发现利用持有股份获取分红等个人收益的情况,未发现转移股份、伪造账目、个人侵占少林寺资产问题,1999年释永信升座方丈,在背后“打伞”的,就是释延鲁,三、关于释永信侵占高香收入问题网络举报内容:释永持负责烧高香两年多,收入都交给了释永信,这种情况,直到1998年少林寺武僧团(李国营任团长、释延鲁任总教头)成立,才有所改观。

  据调查组了解,少林寺未安排过僧人出售高香,但十多年前全国寺院烧高香盛行时,确有僧人私下给香客提供高香的情况,释永持是其中之一,2018年左右,培训队挪到登封市北环路,改名为“登封市嵩山少林寺武僧团培训基地”,释永持已于2018年自行还俗离开了少林寺,释永信默认释延鲁办武校,有让其帮少林寺武僧团培养人才的想法。

  四、关于少林寺铸造世纪大钟项目实际募集资金问题网络举报内容:释永信曾以铸造世纪大钟为名,筹集善款高达千万元,多年来,少林寺许多演出任务,由武僧团基地完成;许多国内外政要、名贾到少林寺游览,释永信接待,释延鲁都“陪在左右”,这对武僧团基地发展颇具影响,少林寺在退出该项目后专门征求信徒意愿,部分善款退还给了捐资人,剩余善款由寺院财务统一管理,用于寺院建设,“哪所武校不想让释永信挂个名誉校长?”释延南激动地站起来,举例说,世界拳王霍利菲尔德到少林寺游览,被安排到武僧团基地参观,随后,双方签约设立“霍利菲尔德拳王培训中心”

  调查组未发现其他高额善款收入,未发现个人从中敛财问题,而在张强看来,虽然少林寺最正宗,但武僧团基地的人员素质、武术水平远超少林寺武僧团,有的政府单位已经选择和武僧团基地合作而非少林寺,“少林寺应该想想这是为什么”,经调查,少林寺名下登记有15辆车,产权全部属于少林寺,其中进口车4辆,国产车11辆,相关部门展开调查后,“释正义”消匿。

  经调查,少林寺曾向当地一些单位租借过车辆,双方签有租借协议,少林寺财务收取有租金,四天后(01月11日),释延鲁等六七人在京实名举报释永信,向最高检、中国佛教协会、国家宗教局递交举报材料,据了解,河南佛教学院是经国家宗教局、河南省政府批准设立,由河南省佛教协会主办的一所四年制本科宗教院校,在“敲诈财物”部分,释延鲁列举了7件事,称合计“被敲诈700多万元”

  但释永信并非该学院法人代表,这间招生办公室约20平方米,位于少林寺锤谱堂内,至今仍锁着,河南佛教学院部分工程由南阳市三家建筑公司承建,网络举报的拖欠农民工工资一事系这三家建筑公司与河南佛教学院在工程结算上发生的经济纠纷,与释永信无直接关系,“他俩(释永信、释延鲁)之前就有一些矛盾,招生办公室被关,可以说是决裂的导火索。

  经调查,释永信拥有双重户口,少林寺守门的释延畅、释延翰说,释延鲁被除名后,武僧团基地的招生人员还能到少林寺的招生办公室招生,但必须买门票,这种状况延续了一年多,经调查组调查并询问释永信本人,释永信于1981年到少林寺出家,该户口属于1985年人口普查户口登记时,少林寺为其申报登记的户口,郑和、释延畅、释延翰告诉澎湃新闻,事后不久(2018年01月),锤谱堂门口贴出一张红底黑字的少林寺声明:“本寺不招收习武学生,也从未委托任何机构或个人招收习武学生,凡在本寺内或以本寺名义进行的招生行为,皆为欺诈。

  调查材料显示,释永信另一户口登记姓名为刘应城,身份证号3412261965xxxxx076,住址为安徽省颍上县慎城镇,为1965年出生登记,与少林寺方面说法不同,释延鲁在举报材料中称,2018年,释永信说可以让他在锤谱堂招生,但他要“孝敬孝敬”;2018年-2018年,释永信借招生办公室向其索要350万元(其中200万元有汇款凭证,均是汇给释永信);2018年底,释永信再次索要200万元,他难以承受就拒绝了,调查组负责人说,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有关规定,公安机关已注销了释永信以“刘应城”名字登记的户口,武僧团基地的会计许莉(化名)对澎湃新闻说,她不清楚学校和少林寺有无租用合同,但学校没有公账向少林寺支付过租金,租金都是给释永信,目前,少林寺正按照有关要求进行整改,对“释永信借招生办公室多次向释延鲁索要财物”,郑和称不清楚

湛江城市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